收藏   投稿通道
中国金融网 金融网 中金网 产业联盟

银行理财将回归资产管理本质


  

点击查看大图

  “在广义信贷的约束下,预计2017年理财业务进入平稳增长期,由此使社会信用规模的扩张处于监管统计之下,并引导行业回归资产管理本质。”

  2016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提到了更高要求的层面上,明确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这是2016年以来中国金融监管防风险、降杠杆思路的深化与延伸。中国的银行理财业务,在经历了爆发式的规模扩张之后,其背后隐藏的行业风险以及由此可能引发的宏观流动性风险不容小觑,是本轮金融风险管控的重要着手点,监管对于银行理财业务的不断规范,并将其纳入宏观审慎监管的范畴之内,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有着深远意义。

  银行理财业务缘起:

  资产与负债双头驱动

  中国银行业的理财业务最早发端于2004年,经过了12年的繁荣发展,截至2016年上半年末,已经达到了26.28万亿元的规模,成为资产管理行业中规模最大的子行业。理财业务的发展是顺应中国利率市场化进程的产物,受益于资产和负债的双头推动。在资产端,理财业务对接部分原有表内传统信贷资产,拓展了实体经济融资的渠道;而从负债端,在理财业务迎合了居民财富快速增长的情况下,对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随着理财产品净值化的推进,也逐步发挥对投资者的风险教育功能。

  根据是否承诺保本,理财业务分类为保证收益、保本浮动收益和非保本浮动收益三类,前两类均需纳入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内进行统计,在负债端将其统计在一般性存款、结构性存款或者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资产减值损失的金融负债类别中,成为银行市场化定价的负债来源之一;在资产端,根据银行的整体资产结构配置进行“资金池”式的运作。这两部分理财能够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予以明显的体现,银行在其中作为信用和流动性中介,发挥间接融资的功能,因此与银行的传统存贷业务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对于非保本浮动收益类,由于资产和负债端均体现在表外,运作更加灵活,而信息披露要求相对较少,只在报表中“未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的结构化主体中的权益”部分披露总量信息,而对资产管理的收益、资产配置情况等均无披露要求。

  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6年上半年,非保本类产品,即表外理财部分,基本贡献了全部的新增规模,占比达到76.8%,并呈上升趋势。因此,表外理财爆发式发展的背后逻辑成为监管的重要关注点。

  表外理财发展逻辑:

  监管套利与收益驱动

  银行理财规模在2013年突破10万亿元大关之后,其发展背后的逻辑开始逐渐清晰。从外部看,监管放松引导了金融创新的环境;从理财行业自身的发展看,大类资产配置下的逐利性成为规模壮大的内在因素。

  (一)监管套利:表内资产表外化

  2013年以银信业务为代表的通道类业务已经成为理财投向的主要方向,根据统计,2010年末,银信合作的资产余额占全部信托规模的比值超过一半,这一比值随后逐渐下降,2012年底降至约30%。银行与各类金融机构合作,通过多种非标准化债权通道,包括信托产品、委托债券以及各类收(受)益权等,将表内资产腾挪至表外,规避了监管对于信贷规模、行业等限制。同时,表外运作不受资本占用的监管,理论上可以无限扩大信用供给。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带动了理财规模和收益的增长。《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8号文)的出台,通过限制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在任何时点不得高于理财余额35%与银行总资产4%,对迅猛发展的通道业务进行了规范。

更多相关精彩图片请进入『国家摄影』浏览

[上一页] 第 [1] [2] [3] 页 [下一页]

责任编辑:alexmls
已有 条评论    【复制网址】【收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