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投稿通道
中国金融网 金融网 中金网 产业联盟

东方资管董事长吴跃: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现代金融是市场经济有效配置资源和管理风险的核心制度。从金融工作的本质来看,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就是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健康运行的金融体系,能够把资源配置给最有效的生产者和使用者,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实现资源价值的最大化。同时,也要有效管理好资源在跨时空配置交易中的潜在风险,保障经济金融安全,以达成经济稳定增长的发展目标。金融工作必须遵循金融发展的一般规律,积极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统领,回归本源,踏踏实实服务好实体经济。

  积极化解存量风险,保障金融体系稳健运行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金融体系不断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逐渐完善,金融机构不断提高服务实体经济能力,防控风险能力显著增强。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伴随着金融业创新的日益活跃和资产规模的快速增长,结构失衡问题逐步凸显,尤其是金融与实体经济发展之间出现了较大的不平衡。

  从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来看,该指标自从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明显上升,2008年开始超过日本,2013年与美国相当,近两年已经高于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然而,金融业“量”的快速扩张并没有充分契合实体经济需求,反而滋生了资产泡沫与风险压力。一是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仍然比较普遍。三农、小微企业等领域的金融支持力度长期不足,普惠金融体系尚不完善。二是在宏观经济下行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的背景下,金融和非金融体系的不良资产增长较快,金融体系对一些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风险暴露的管控能力有待加强。三是金融业本身也处于风险易发高发期,各种风险隐患点多面广。四是部分金融活动造成资金体内循环比较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资金进入实体企业的链条大大拉长,企业融资成本也明显增加。更加严重的问题是,有些资产管理业务利用监管套利,搞多层嵌套,同业加杠杆放大规模,资金大量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部,甚至可能完全脱离实体经济需求,只能依赖资产价格不断上涨来支撑,一旦风险外溢,将对整个金融体系稳定造成威胁。从全球金融发展的历史看,金融体系的萌芽、发育、成长和高度发展,始终离不开为实体经济服务,如果金融业推动泡沫积聚,系统性风险累积到最后就不可避免发生金融危机,给经济社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以上充分说明,当前我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明显上升,潜在风险与隐患不断积累,已经严重制约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如果金融体系自身不能稳健运行,也就谈不上服务好实体经济。为此,党中央及时作出科学部署,要求金融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就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而言,我国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具有独特优势。1999年,为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尽快剥离国有银行体系中的巨额不良贷款,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国家成立了华融、长城、东方和信达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专业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机构,承接并处置了从四大国有银行以及国家开发银行剥离的不良贷款,圆满完成了国家赋予的政策性任务。同时,在不良资产经营等方面也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形成了独特的专业优势。党的十八大以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加快了市场化改革转型步伐,经营业绩稳健增长,抗风险能力持续加强,已经发展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以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为特色的重要力量。从总体情况看,四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方面的核心竞争力突出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不良资产主业优势突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靠处置不良资产起家,在处置数万亿元不良资产业务实践中,不断创新方法手段,探索优化业务模式,成效显著。资产管理公司通过注资救助、削债转股、剥离重组、重整和冻结债务、托管经营、协调政府支持等方式进行精耕细作和价值挖掘,在新形势下积极推动不良资产证券化、市场化债转股等形式,积极有效处置不良资产。采取集团综合化经营,形成了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的一整套不良资产处置策略与业务模式,可以根据不同企业的状况与风险特点,有针对性地施策。如对暂遇困难但经过深化改革和加强内部管理仍能恢复市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按照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原则,继续给予金融支持,防止商业信用风险蔓延为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对于“僵尸企业”,则通过打包出售、拍卖、变卖、破产清算等方式及时处置,加速市场出清。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东方”)为例,已累计管理和处置各类不良资产1万多亿元。在当前新形势下,按照“相对集中、突出主业”的监管要求,中国东方进一步调整业务发展结构,从制度制定、考核激励、任务下达、指导培训全方位入手,继续加大不良资产业务投入,提高不良资产业务在公司资产规模中的占比,充分运用旗下各类专业工具盘活存量,努力为实体经济服务。

  其二,救助风险金融机构经验丰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积极接受有关部门的委托或通过市场化方式参与托管、清算或重组一些风险金融机构以及其他类型的风险机构,范围覆盖了商业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租赁公司等。以中国东方为例,公司先后承担了港澳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清理关闭,闽发证券、庆泰信托、泛亚信托、中国科技信托等多家高风险金融机构的行政清理工作,并参与闽发证券、广州科技信托等机构的重组。通过对风险金融机构的托管、清理和重组,中国东方发挥了金融“保健医生”的作用,及时排除经济金融体系中的重要风险点,有效防止风险的蔓延和恶化。根据实际情况,积极帮助风险机构恢复运营。在中国东方的妥善救助下,中华保险、大连银行、东兴证券(14.52 +0.83%,诊股)和大业信托等曾经陷入风险的金融机构都重新恢复了活力,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成为中国东方多元化综合经营、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支柱。对经过救助重组恢复正常运营的机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也并非都要纳入集团,如在把中国外贸租赁有限公司盘活后,中国东方并没有贪求继续持有该租赁牌照,而是选择适时退出。

  在新时代,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更要勇于和善于担当重任,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充分利用自身的专业优势,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共同完善国家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保障金融体系能够切实服务实体经济。

  发挥多元化经营优势,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改革转型探索过程中,国家曾经明确要求遵循市场化原则,实现多元化发展。近年来,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积极开展商业化改革转型,逐步发展成为全牌照的综合金融服务集团,业务涵盖资产管理、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小微金融、信用评级等诸多领域。目前已有两家在境外上市,还有两家正在引进战略投资者,积极筹备上市,总体上都步入了跨越式发展轨道。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此为主线推动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该充分发挥全功能、多网络的集团综合优势,通过集团内协同服务,大力提升金融服务层次,支持实体企业加速转型升级,助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加快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从中国东方来讲,公司积极围绕“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的任务,全面发力,取得了积极成效。

  其一,支持去产能。中国东方深耕不良资产领域,积极调整业务政策,放宽和扩大了分支机构的业务授权,简化审批流程,完善考核机制,加快支持钢铁煤炭等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同时,创新不良资产收购和处置方式,开拓“产业并购+金融”模式,支持企业兼并重组和债务重组,盘活企业存量资产。通过打包出售、拍卖、变卖、破产清算等方式处置“僵尸企业”,加速市场出清,为好企业腾出宝贵的市场空间。

  其二,支持去库存。在房地产信贷政策调整的背景下,中国东方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三个1亿人”城镇化的部署,深入开展金融支持去库存工作,加大了对房地产市场的研究力度,针对不同区域制定差异化的业务政策,调整优化业务结构,逐步压缩存量业务中的房地产业务比重,与2017年初相比,该比重已经下降了大约10个百分点,取得明显进展。

  其三,支持去杠杆。中国东方响应国家政策,积极参与市场化债转股工作,稳妥推进企业降低杠杆率。例如,中国东方对中国重工(6.04 +0.17%,诊股)下属子公司大船重工实施了总额20亿元市场化债转股,由此大幅降低了企业杠杆率与财务费用,缓解了企业流动性压力。同时,进一步转变经营思路,以投资的理念经营不良资产,注重帮助困难企业盘活,在恢复正常运营中逐步降杠杆、减压力。

更多相关精彩图片请进入『国家摄影』浏览

[上一页] 第 [1] [2] 页 [下一页]

责任编辑:kimn
已有 条评论    【复制网址】【收藏新闻